因此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2-08 13:41    次浏览   

以唱腔倾吐人物的情感,还要注意运用好各种变化和对比手法,增强艺术的感染力。在《状元媒》中,柴郡主战场被擒获救后的一段唱“天波府忠良将宫中久仰”,除首句前六字“天波府忠良将”外,全部用[南梆子]曲调。开头六字不用较为舒缓的南梆子导板,而罕见地采用了抒展的西皮导板,演唱时一上来就要激越明亮,表现柴郡主得知对方是杨家将时难以抑制的激动心情。随后,曲调变化为中速的[南梆子],心境也由激越转为深情,唱出对杨延昭的赞叹:“怪不得使花枪蛟龙一样,喜爱他重礼节并不轻狂,将门子无弱兵古语常讲,细看他一表人才相貌堂堂。”曲调的变化映照情感的深化,使感情的表达更富张力。唱到“我终生”三字,先突然停顿,柔声羞涩地以念白吐出“应托在呀”四个字,再接唱“他身上”,尾部拖腔在低声部委婉流转,绵延不尽。此处先顿后放,欲罢不能,倾述出柴郡主情窦初开时的缠绵情感。柴郡主回到宫中,想起遇险的经历,思绪万千,唱出一段[二黄原板]“自那日与六郎姻缘想见”。表现她自从遇见杨延昭后,一见钟情,急切盼望这一姻缘能够尽早成功。这段唱突破了[二黄原板]通常的中速和平稳节奏。特别是几个“但愿得”排比句唱腔,节奏逐渐紧缩。演唱时就要仔细调控这些节奏上的变化,将人物急切的期盼之情和内心的感情波澜步步推向顶点。到“保叔王锦绣江山”,节奏重又拉开,旋律音区逐步提高,形成一个优美、激荡的长拖腔。这时,人物内在情绪要达到高峰,酣畅淋漓地表现出柴郡主对美好爱情的向往和追求。以上所述,仅是初步思考。传统剧目角色的塑造,涉及的方面很多,很值得作深入的探索。青年演员在扮演传统剧目中的角色时,尤其要注意深入发掘人物的内涵,不断充实生活积累,使表演达到形、声、神、情的统一。这样,才能再现出丰满、感人的艺术形象。

近年来,我相继扮演了一些传统剧目中的主要角色,如《望江亭》中的谭记儿,《状元媒》中的柴郡主,昆剧《百花赠剑》中的百花公主。这些剧目都是前辈京剧艺术家呕心沥血的精品之作,有着极高的艺术水准和深厚的艺术内涵。因此,对优秀传统剧目的传承,需要创造性地学习,要有自己的理解和感受。这样,人物的形象才会丰满和生动。

戏剧要表现人生,塑造人物。许多京剧传统剧目,都因为再现了绚丽多姿的人生,塑造了性格鲜明的人物,才具有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才能够流传于世,久演不衰。许多表现爱情主题的京剧传统剧目,其中的女性形象往往都具有极其鲜明的个性。扮演这些角色,就要细心把握人物的共性和个性,抓住这一个人物和另一个同类人物的不同之处,把人物演活。京剧《望江亭》《状元媒》、昆剧《百花赠剑》都有着近似的主题,都是表现封建社会中的年轻女性对美好爱情的勇敢追求。剧中的年轻女性形象,既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的特点。一方面,她们同处在封建礼教的重压之下,封闭的社会形态,使她们无法自由地寻求自己的所爱。她们同样怀有对美好爱情的热切向往,不屈从旧势力的压迫。一旦出现机遇,她们便以极大的勇气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去拥抱自己的幸福。另一方面,由于生活环境的不同、社会地位的不同、生活经历的不同,以及个人性格特征的不同,使她们在面对爱情时,会表现出许多差异,呈现出斑斓的个性色彩来。《状元媒》中的柴郡主和《百花赠剑》中的百花公主同为王室公主,同为待字闺中的少女,但个性迥异,在争取爱情的过程中,表现也各不相同。《状元媒》中的柴郡主更多地带有宫中淑女的特质。皇家礼仪的熏陶,塑就了她端庄典雅的仪态。优越环境的娇宠,一呼百诺的地位,又使她养成了有些任性,敢说敢为的个性。“帝王家深宫院似水流年”,深宫高墙的封闭,封建礼教的束缚,在压抑她天性的同时,又在她的心底积蓄着对爱情的渴求。她与叔王外出狩猎,潼台被擒,身陷险境,幸得杨延昭相救脱险。当得知相救的恩人是“宫中久仰”的杨家将杨延昭时,柴郡主激情涌动。没有作更多的情感交流,就送上定情之物“珍珠衫”,果断作出了爱的抉择。这一过程虽然短暂,但人物内心的情感却步步推进、层层发展。险境中得相救先是一喜,看少年将军仪表堂堂又是一喜,得知救难英雄是名扬天下的杨家将时再是一喜。到这一步,率性的柴郡主果断送上定情之物已是顺理成章。待到回宫之后,得知救驾的小将被误作了他人,柴郡主自然也就顾不得少女的矜持,顾不得“抛头露面”,要为自己的幸福而去据理力争。因此,扮演这一人物,着重是把握她的淑女气质和率性特点。《百花赠剑》中的百花公主是一位蒙族贵戚的后代。

摘要:京剧优秀剧目中的人物形象能够在舞台上立起来、传下来,很重要的一点就在于,这些人物形象都凝聚着前辈艺术家对生活的深刻理解和独特感受。青年演员在传承这些优秀剧目,学演剧中的角色时,绝不能仅仅局限于简单的模仿。如王瑶卿所言:“你即使学别人学得再像,人家是真的,你还是假的。”真正要演好优秀传统剧目中的主要角色,不在于形似,而在于神似。如果缺乏对人物性格的准确把握,缺乏对生活现象的深入了解,即使将老师传授的一招一式模仿得再好,表演上也很难有光彩。

接下来,柴郡主顾不得害羞,一吐衷肠。当唱到“救驾的小将并无两员”时,八贤王一旁帮衬:“看起来这里面是大有文章啊。”柴郡主被一语点中心弦,娇嗔地瞪了八贤王一眼,又用兰花指朝着他轻轻一点,禁不住露出羞涩的容颜。这些细微之处,都是一位少女真情的流露。一颦一笑都是戏,人物才能丰满起来。以形传神,还要注意掌握好表演的尺度。托尔斯泰说:“艺术中最主要的东西是分寸感。”表现中的一招一式要恰到好处,不能太过,也不能不足。我在《望江亭》中扮演谭记儿,有一段初会白士中一见钟情的表演。剧中,白道姑为白士中说亲,谭记儿误以为是为恶霸杨衙内提亲,气恼得要拂袖而去。躲在隔壁的白士中,错把白道姑的咳嗽当成了提亲成功的暗号,冒冒失失地出来,跪地对天盟誓,自报身世,发誓“与学士夫人谭记儿永订百年之好,日后我若负心,天诛地灭”。我演此时的谭记儿,下意识地站起身来,要上前搀扶他。又碍于男女有别,不敢上前,闪在一旁,偷眼观察。这一连串的举止,都要交代清楚,又不能过于张扬。当白士中盟誓说到天诛地灭时,谭记儿忍不住“扑吃”一笑,眼光闪出无奈而又惊喜的神情。这个眼神,是向观众打开的谭记儿内心世界的一扇窗户。不再需要更多的渲染,就已经将人物内心的转折交代清楚,为此后人物情感的发展作了充分铺垫。

唱腔是京剧最富于表现力的一个艺术手段,对于戏剧人物的塑造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望江亭》《状元媒》都是张派的代表剧目,也是唱腔份量很重的唱功戏。张派艺术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其唱腔绚丽华美、甜润流畅、婉转缠绵,极具声腔之美。然而,以“娇、媚、脆、水”嗓音条件为基础形成的张派唱腔,非常重视表现人物性格和思想情感,把剧中人物的精神气质、内在情感视为唱腔富有生命力的内在依据,以此去调动和驾驭那些京剧音乐语汇,抒发情怀,塑造形象。《望江亭》《状元媒》中的经典唱段,艺术水准很高,演唱时尤其要注意防止单纯显示技巧,忽略表现人物的倾向。要象王瑶卿所说:“台上无论是唱,还是念,都得心里有。”心里有真情实感,唱腔才能动人。唱腔要做到声情并茂,必须紧扣人物情感发展变化的脉络,使声腔曲调与内心情感合拍。《望江亭》中谭记儿有一段极富张派神韵的[南梆子]唱段。她先是误会了白道姑的说亲,心生气恼;又突然面对白士中的唐突盟誓,举止无措;随后经过细细观察,心有所动,于是,徐徐唱出内心的思量:“只说是杨衙内又来扰乱,却原来竟是这翩翩少年。”开头缓慢深沉,带着伤感。“又来”二字,稍稍迟疑,表现出谭记儿对辛酸生活境遇的不堪回首。唱到“翩翩少年”时,音调陡然翻高,蓦然间现出亮色,旋律明亮的走向与人物心境的豁然开朗相互呼应。随即,她偷眼细看,怦然心动:“观此人容貌像似曾相见,好一似我的夫死后生还。”“好一似”三字,音调激扬跳跃,透露出谭记儿将白士中比作前夫时惊喜和激动的心情。至此,谭记儿心绪万千:“我本当允婚事穿红举案,羞答答我怎好当面交谈。”“允婚事”三字唱得迂回婉转,将此刻谭记儿愿意以身相许,又不好当面吐露衷肠的复杂情感和矛盾心态细腻地表现出来。最后,定下主意,唱道:“我何不用诗词表白心愿,且看他可领会这诗内的隐言。”整个唱段随着人物情感的层层递进而跌宕回旋,凸显出谭记儿丰富的内心世界。

京剧艺术非常重视运用各种艺术手段来塑造人物,强调“唱、做、念、打”各种艺术形式的综合运用。在人物的表现上,讲求“唱、做并重”。京剧的做功有一套经过长期积累和提炼所形成的独具艺术之美的表演程式。在舞台上,要使这些程式鲜活起来,富于美感,关键是要恰如其分地传递出人物的情感,做到以形传神。人物形象要形神兼备,首先演员的内心要有真情实感。《状元媒》中的柴郡主形象端庄美艳,仪态万千。她的美,不仅体现在扮相上,更要随着剧情的推进,在各种特定的场合充分予以展露。在她被掳后与杨延昭相遇、回宫后婚事发生波折、同八贤王论及杨延昭、向吕蒙正和八贤王表露心迹等场合,都不时流露出女儿家的惊喜娇羞之态,同时又不失其金枝玉叶的端庄风度。这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的美,发乎内心,溢于言表。要让观众感到她的无限惊喜,看到她的无限娇羞,也要让观众看到她的着意压抑。而这种压抑也要表现得含蓄、自然,不能有丝毫勉强之迹。比如,柴郡主与叔王遇险获救一场戏,在历经被擒、押解、遇救的巨大波澜,乍然得知救难恩人就是杨家将后,柴郡主内心极度惊喜,而举止神态仍要不失端庄。她请杨延昭为自己摘除锁住双手的铁链,全不顾“男女授受不亲”的纲常,向单膝跪地的杨延昭伸出双手。这段表演无声无息,却有着丰富的心理内涵和姿体语言,传递出柴郡主对杨延昭的信赖与好感。伸手大方、热切,而又含蓄。而害羞地侧转到一旁的面庞,却抑制不住无限的娇羞和喜悦,将一个情窦初开少女激动的心情展露无遗。又如,吕蒙正和八贤王来到公主府,与柴郡主商议她的婚嫁事。得知叔王错把救驾的小将误作了傅丁奎,柴郡主从座椅上愕然起身,双手向下甩袖,随即又缓缓坐下。这一起一甩一坐,先遽后缓,着力表达人物内心的焦虑,但又尽力克制着自己,不失庄重之态。

多年跟随父亲征战沙场,成长为一名统领三军的巾帼英雄,也塑就了她高傲、刚强、豪迈的的性格。作为妙龄少女,在戎马倥偬的严酷生活中,对爱的渴望也不时袭上心头。因此,表演中既要着力表现她的英武之气,也要体现她的女儿柔肠,多侧面地刻画这位青年女将的个性风采。作为女将,面对自己闺房里突然冒出的陌生男子海俊,她虽然吃惊,但绝不慌张。抽出青锋剑,两眼逼视对方,厉声喝问身份,这一连串的举动,机敏、利索而又镇定,体现出她的威严。在问明海俊既非盗贼,也非刺客后,百花公主与海俊的关系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作为少女,她有着丰富而又细腻的情感。当她为海俊出色的才华、儒雅的仪表所打动,萌生爱慕之情后,女儿的娇羞和妩媚便不加掩饰地流露出来。但在表现百花公主女儿柔情一面时,仍要落落大方,避免一般待字闺中少女的忸怩之态,不失女将军的英武之气。《望江亭》中的谭记儿则是另一类女性形象。她虽为学士夫人,但丈夫早逝,守寡三载,不时受到恶霸的欺侮,饱尝生活的辛酸。艰难的生活景况,迫使她要靠智慧求生存,塑就了她坚忍、机智的个性。正当无依无靠之际,她遇到了与早逝的丈夫十分相象的白士中,萌生爱慕之情。谭记儿内心的爱炽热、深沉,但却表现得含蓄和克制。她面对冒冒失失、信誓旦旦跪地盟誓的白士中,尽管内心情感奔涌,“有心要允婚事穿红举案”,可又犹犹豫豫,欲说还休,“羞羞答答我怎好当面交谈”。谭记儿又是一个勇于和善于同旧势力抗争的女性。她与白士中结合后,面对恶势力的迫害毫不退缩,勇敢地挺身而出,以自己的聪敏和机智化解了危机和灾难。扮演这样一个人物,要从角色特定的生活经历和社会地位来把握其形象定位,着力展示她外柔内刚、机智勇敢的个性魅力。